Talisien

法革一粒沙crossover

SJ生日快乐!永远是风华正茂的26岁!
【假装是生贺】
这是一篇可能ooc可能雷可能引起不适的文,作者对SJ的理解歪的不行,再加上可怜的表达能力,事情就开始变得糟糕了起来
summary :SJ是个中二病(bu),他不想死,他只想要荣耀向他俯首

圣茹斯特第一次见死神的时候他才十岁,当时人们更喜欢叫他路易-安托万。
那天早上母亲给他和妹妹换上黑衣后带他们去了教堂。神父摸着他的头告诉他,他的父亲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,有着黄金和珍珠铸成的围墙,父亲会从围墙上方看着他。
骗子,圣茹斯特想,他死了,而且好地方都没有围墙。
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,只是微笑——因为早上母亲说他今天必须要乖,这在大多数时候的意思是不说话不乱跑,多微笑。
“可怜的圣茹斯特,养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。”事后人们如此议论。
死神当时正站在棺材边上,也在对他笑。那时的圣茹斯特还不太清楚嘲讽的含义,只是好奇的盯着对方的眼睛和头发。
当走过死神身边时,死神弯下腰问他想不想再看一眼爸爸。
你要打开棺材吗?圣茹斯特一点也不想看,他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时,父亲正在咳嗽,脸色发黄,皮肤皱的像一条老狗。他本能的觉得这个形容不太对,就像他觉得不应该理那个金发男人一样。所以他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低头走开,这一次没人指责他失礼。他努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可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对方已经不见了。
好吧,他想,伸手牵住了妹妹的手。

第二次见面是他在去巴黎的路上。
他还没有走出村子就看到对方斜倚在一间屋舍的墙上,还是那一身黑衣。金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。
“好久不见,安托万。”他的笑容透着一种近乎残酷的狡黠,眼睛如孩童般明亮。“你就是这么对待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的吗?”
被叫住的圣茹斯特在他对面站定“抱歉,但我从不把不知道名字的人当作朋友。”
“是我失礼了,”死神有些夸张的欠身行礼,目光却从未从圣茹斯特脸上移开过。也许是因为即将成功的逃离令圣茹斯特感到解脱,是他并未在意对方的冒犯“我是死神。”
圣茹斯特并非不信神,但是对学校教条的厌恶让他本能的质疑任何带有基督教色彩的存在,而常年的叛逆又使他习惯性对大多事感到不屑。他再次试图越过对方赶路,死神则又一次抬手将他拦下“你都不和我说点什么吗?我们上次明明相处的还不错。”
“我对想掀开我父亲棺材的人没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“你记得真清楚,”死神笑了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圣茹斯特出乎意料的想到了那些有着灰褐色绒毛的小动物。
“你来找我做什么,死神(La Mort)?”他用力说出最后的两个音节,“取走我的生命吗?”
“你渴望死亡吗?”
现在两人离得很近,只要抬一抬下巴就能接吻的距离。
“怎么可能,新生活才刚刚开始!”圣茹斯特笑出声,他直视死神,大声宣布“我将在巴黎成就一番事业,我会让他们高呼我的名字,声音盖过赞美国王的呼喊。我将成为一个永恒话题,被百年后的人们谈论!”
年轻人的眼睛里有光,像是审判天使剑上的火焰,斩断世间一切的污秽淫邪,致纯致热。
死神啧了一声,拦住了再次试图绕过他离开的少年(我们的理想家这次的姿态更加高傲)。
“拿着这个。”他说。
圣茹斯特接过包裹,对金属撞击声感到讶异“这是哪来的?”
“别多问,”死神说,目光中的狡黠近乎算计“我不会让你欠我的。”
但昏暗的光线或是迫切的需要使圣茹斯特关注不到过多的细节,他接过后低声道谢,再次踏上了他的旅程。
而他背后的死神轻轻的‘呀’了一声,注视着少年的背影,眼中是不加掩饰的期待和渴望。


也许tbc

评论(10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