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lisien

【莫萨莫】歌剧魅影AU

miflo无料
因为打错 tag所以从新发一遍
此文为歌剧魅影AU,魅影莫×作曲家萨
莫萨萨莫无差
cp洁癖谨慎戳

1.
萨列里有一位音乐天使,但他最近有点想让他消失。
或者只有他看得见也好。
2.
作为一位有长期稳定收入的作曲家,萨列里是骄傲的。
一家剧院在几年前和他签订了合同,买断了他的作品。现在他住在剧院内部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套房,每天早上祈祷完毕后下楼看看排练,下午吃几块饼干和一小块核桃派放松心情开始作曲,晚上演出结束后到台上去接受喝彩。
而如今他还算年轻但已积攒了不少的人气,他衣食无忧,可以保证自己的作品顺利上演。结识的部分人脉在宫廷中有一定的影响力,只要他合同期满就可以迈入上层的上层。
但这一切都快要化为泡影。
他的灵感枯竭了,似乎上帝为他关上了门。
最后,他选择祈祷。
3.
“大师,您的音乐堪称完美,但是今天晚上的那部交响乐第一乐章第二小节还少一点……音符!”
那一瞬间,萨列里觉得自己听到了音乐天使的声音。
4.
萨列里以为天使要传达上帝之声,但这个音乐天使似乎更愿意以飞一般的速度在他的套房里转一圈,之后把餐桌旁的椅子拖到他的书桌旁,用亮晶晶的眼睛请求和他一起工作。
这个天使好像说自己名字叫沃尔夫冈·莫扎特,平时也住在剧院,已经密切关注萨列里至少一年半了。而且还拿出来一打乐谱请他过目。
萨列里觉得圣经和他一定有一个弄错了,绝对不是可能圣经
5.
算了,就当请了个助手吧。
6.
萨列里用手帕擦干净指尖的饼干屑,伸手给乐谱翻页。
“安东尼奥你不要再这么写了。”
萨列里动作一滞,但还是把写满的一页翻了过去“为什么?”
沃尔夫冈跨坐在他身边的那张椅子上,胳膊搭着椅背,脚尖翘起,以鞋跟为支点灵活的转动着脚腕,像个不安分的小孩子。
“你应该写点不一样的,给观众点新鲜感,人们最喜欢新奇的东西。”
“新曲子还不够吗?”
“不,再新的曲子也是之前的感觉,哪有什么区别?你应该给他们些不一样的。”
莫扎特快速的用手指敲了敲椅背,好像手底下的是一排琴键。
“来点可爱的东西吧。漂亮的眼睛,缺少血色的脸颊,看上去尤为沉稳的胡茬。谁能想到您这样一位正派的作曲家会在工作时吃饼干?多可爱!写进去!”
7.
“萨列里你桌上这是什么?“罗森博格问
萨列里挑眉,心里有一丝不安“谱子。“
”别告诉我是你写的,怎么这么多的音符!“罗森博格把谱子丢回桌上,有些嫌弃的动了动手指。
萨列里把手举到唇边以遮掩他抑制不住的微笑。
“是一个朋友给我让我看看的”
8.
“他居然敢这么说我!太多音符?“
“沃尔夫冈……“
“我不能忍了,我要让他看看我的厉害!“
“冷静点,我的朋友……“
“安东尼奥你别劝我,没有人可以挑战我莫扎特的尊严!“
9.
“萨列里这又是什么?”
“谱子。”
“怎么没有音符?”
“有的,这里有一个四分半的休止符。”
10.
“你喜欢东方音乐吗?”莫扎特问,萨列里正在为一段重奏而心烦,头也不抬的说“还算了解,怎么了?”
“你可以来一点东方元素增加些神秘感,让他们好奇,这样他们就会再来。”
“我们的才华还不够吗?”萨列里说,这句话令他感到一阵雀跃,好像一串轻快的木琴声在室内划过。
“当然够,我的大师!但是总得耍点小手段吧……就像恋爱!如果不给对方保留点什么,还有什么意思!”
木琴手停下了动作,而萨列里的心跳刚好填补了寂静。
除了才华,他好像几乎只知道对方的名字。
11.
“总感觉还差一点,”莫扎特好像感觉到什么闪亮又迷人的东西,明明就在舌尖却无论如何无法表达,只能抬手在空中画出条流畅且纠缠的曲线“就是这个感觉。”
萨列里的教养决定了他看起来是一个有耐心的人“如果你不说清楚,别人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“天才的思维本来就不可能被所有人理解呀,“莫扎特放弃表达,向萨列里抛了个媚眼,”不过安东尼奥你明白的,对吧。“
“嗯……”
12.
他感觉自己不断坠落,冲动扼住他的喉咙,尖叫挣扎无济于事。
莫扎特……
刀尖从灵魂划过,刻下一段他读不懂的文字,却流畅美妙的令他不寒而栗。
我的莫扎特……
一股肆虐的欲望在他体内涌动,试图冲破皮肤的桎梏,他感觉到身体鲜血淋漓。
我……
眉骨上流下的血使他失明,但黑暗让他得到了片刻清醒,而这点时间足够他明白自己在渴望什么。
我想拥有莫扎特的一切,我要完全拥有莫扎特……
13.
“我今天不想去谢幕了,”演出前萨列里瘫坐在椅子上对着墙大声说“一群庸俗之人有什么意思。”在心里默数三秒,一还没数完,莫扎特就从不知哪个暗门里出现“可是你明明喜欢听他们鼓掌?”
萨列里夸张的翻了个白眼“只要署上一个作曲家的名字,给他们听驴叫他们也会鼓掌。”莫扎特被逗笑了,他有些担心的看着他明显不在状态的朋友“也许我什么时候可以替你去谢个幕,毕竟我也算个第二作者……”
萨列里被这简直堪称神来之笔的一句吓了个半死,伸手抓住莫扎特的手腕,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中用几乎声嘶力竭的说“你不能去!你绝对不能出去!你这样会毁了我的!”莫扎特连忙反握主萨列里的手。萨列里抖的厉害,但手却越握越紧,苍白的好像全身的血液和力气都被集中在这一双拉住莫扎特的手上。
“你出去了,会死的!”
说完这句萨列里两眼一黑晕了过去。
14.
萨列里醒来时没有看见莫扎特。
他慢慢坐起来,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里演出结束还剩半个小时,萨列里猛的坐了起来。似乎是为了让他舒服点,他的外套、马甲、鞋子和领结都被放到一边,等他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一切时五分已经过去了。快步走出套房,萨列里脑子转的飞快,如果莫扎特已经趁他昏迷的时间找到了剧院经理他该怎么做?只要有点鉴赏能力的人都能看出他们的差距,莫扎特现在毫无名气但只要曝光了他们的关系并恰当的加以利用,他会在短时间内大红大火,而萨列里只会是一个剽窃他人成果的卑鄙之人。更何况莫扎特天马行空的想象,和他永远难以企及的朝气……
萨列里从不知道在室内快走是一件如此煎熬的事,或者他已经跑起来了?他现在只知道自己需要空气,只能看到那些美好的未来,一张张蓝图正在土崩瓦解。
15.
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……
16.
当萨列里再次看到莫扎特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第一个念头是,即使沦为胜利的牺牲品我也得先掐死你保险!!!
17.
当然他没有动手。
18.
莫扎特一边抱怨他刚醒就乱跑一边伸手想要扶他回房间。而萨列里拒绝了他的帮助以礼貌又骄傲的姿态站定向莫扎特伸出手“莫扎特先生,对于将和您在同一个剧院任职,我感到非常荣幸。希望在未来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才华为剧院和自己铸就美好的未来。”
“安东尼奥你在说什么呀???”
19.
最后萨列里还是没去谢幕。
他现在和莫扎特坐在他套间的沙发上,两个人都解开领,结脱掉外套(莫扎特说他让萨列里这么做是为了帮助他呼吸,而他自己是怕朋友一个人尴尬),萨列里手里还有杯刚泡好的茶。
“所以你目前并不打算公开在剧院工作?”
“安东尼奥你在想什么啊?我连证件都没有!
黑户,完美。萨列里偷偷在心里打了个小小的勾,面不改色的抿了一口茶。
“那你提谢幕做什么呀?”
“就是想扮演安东尼奥出一下场而已。”莫扎特用无辜的眼神注视萨列里,萨列里用冷淡的眼神注视莫扎特的鞋跟。
莫扎特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,但他怀疑这次他救不回来。
“如果是我让您感到不舒服的话,请原谅我。”莫扎特重拾他似乎早已丢掉的态度,郑重开口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。可能我过去表现得有些轻浮但我会证明我对我们的友谊的珍视,安东尼奥。”
很明显,莫扎特忽然正经的态度使萨列里感到有些不适(这种感觉一些人倾向于称之为小鹿乱撞),但这也让他在这一瞬间相信,在他心中可以和他的荣耀和向比肩的多了一份需要被珍视的感情。
欣赏,嫉妒,艳羡,渴望,戒备,再加上一些占有欲构成了他的全部感觉。
而这一刻的甜美几乎战胜了过去未来的所有痛苦。
 
END

友谊是18、19世纪那种包含所有的感情,如果您愿意,那么他们真的真的真的在谈恋爱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