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lisien

无耻占tag
回来填坑
记一下脑洞:法革大悲crossover
SJ和tod
SJ放弃MR自己革命
SJ/CD(大概下辈子也填不上
学生时代的MR/CD(CD试图诱惑MR违反校规结果发现对方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乖巧

考完试整个人处于一种迷之兴奋,感觉自己都有力气填坑了

法革大悲crossover

一个一时兴起的crossover

Bon anniversaire,Camille!
来自一位脑洞手的德穆兰生贺【伪】希望卡米尔永远活在意气风发的29

如果93年的大天使,94(热月前夕)年的罗老师,89年的德穆兰和94(刚挂掉)年的丹东一起穿到大悲的世界会怎么样?

圣茹斯特→安灼拉
罗伯斯庇尔→热安
德穆兰→古费拉克
丹东→格朗泰尔

德穆兰一觉醒来并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女朋友不见了,昨天给爸爸写的(要钱的)信还没寄出去。
不过钱包是满的!
幸福来得那么突然。

圣茹斯特一觉醒来并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看到了,一打演讲稿和日程规划。
很有天赋但还不够成熟。
想革命?我帮你干一票!

罗伯斯庇尔一觉醒来并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革命快凉了,叛国者要成功了,让我在这里躺到死吧。
床头有一本笔记。
我的天哪他文笔真好!忽然生活充满希望!
这里有首诗没写完,要不要试着续上。

丹东一觉醒来并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罗伯斯庇尔这个【哔——】,革命迟早要完!
手边有瓶酒,先喝一口。
……这酒好!

大概是一个永远不会填的坑_(:з」∠)_

最近做的罗老师表情包,尖叫着表白他

菲茨杰拉德的两个主角

两人分别是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和《人间天堂》的男主。
看了不知那个太太的脑洞写的东西。
大概就是耶鲁普林斯顿联谊活动,之后两人就勾搭上了。
Nicky似乎不常喝醉,这个大概就是面对奇怪(可爱)的人物(男孩子)麻痹自我_(:з」∠)_

片段一:
尼克看着艾默里眼皮直跳。
妈的,普林斯顿人都这德行吗?
褐发青年喝的脸颊通红眼睛发亮,挥舞着双手侃侃而谈,不断的在空中比划着手势。简直是教科书级的醉鬼。也喝了不少的尼克觉得面前都是那双漂亮的手的残影,他试图盯住一个微翘的拇指,却分不清那个是那个。

片段二:
尼克试图分辨他发出的声音,把那些音节连成一个完整的句子。但那些音节似乎拥有了自己的意识,自行组合成了一串不成体统的音乐,从他飞舞的双手和灵活的指间滑过。像在空中流动的香槟一样泛着金色的气泡。
“尼克,你在听吗?”
气泡在空中破裂,余下的金色挥发在空中,营造出一种近似幸福的气氛将尼克包围。
那双纤细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“尼克,尼克?”
他抓住了那双手。
“尼克。”
艾默里露出了那种眼神。那种羞怯和惊讶的眼神,带着疑惑和恼怒,还要一定残存的狡黠,已经他自己都没太意识到的童真。

我就暗搓搓的扔个表情包_(:з」∠)_
p1-4丈量世界电影高斯
p5-9威廉冯洪堡(我对不起巨巨)

碎碎念

最近萌上了洪堡兄弟,然而并没有同好QAQ
按我的脑洞,他们的画风大概是亚历山大默默地喜欢他哥,但什么都不说;威廉什么都知道,也什么都不说。之后亚历山大跑出去勾搭各种男孩子,威廉结婚生子,两人相安无事的度过一生。


果然是HE

【伪历史】【狮心王AU】11天

迟到的祭文,欢脱,ooc,脑子有泡
Praise our king
Praise our king
Praise our king


Geoffrey安静的站在走廊中,多么平静的一天呀,Geoff看着走廊里的人想,真是太遗憾了。

“Geoff!我刚刚看见Richard和Philippe牵着手走出了食堂,我们必须要告诉爸爸!”Jhon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脸兴奋的跟他广播今天的新闻。

Geoffrey皱了皱眉,Richard和Philippe?他怎么不知道,正重新审视自己和Philippe的友谊的Geoffrey机智的注意到一个叫Alice的姑娘在听到Jhon的广播后哭着跑出了走廊。

等等那不是Philippe的姐姐吗?

Geoffrey拍了拍正在高谈阔论自己的阴谋的Jhon,今天真是太棒了。


回家的路上Philippe走在推着自行车的Richard旁边,用手机刷着学校论坛。

高二年级Richard与高一Philippe于x月x日牵手走出校园,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?

点开短信发现Geoff下午发的两条。

我在把拉拉队队长骗到观众席后面的时候看到你和Richard了。———from Geoffrey
他把舌头伸进去了吧。———from Geoffrey

Philippe在思考要不要回“是”的时候被打断了。
Richard直视着夕阳,语气温柔的如同这一刻的阳光。
“游方歌者的诗句响彻天穹,
那悦耳的词句,你可曾听过?
死去的人在极乐世界中
醒来,你可曾听过?
爱情,当手足交缠时,
睡眠,当生命之夜破裂时,
思想,为世界昏暗边界而徜徉”*
Philippe没让他念完,只就告诉他她不会喜欢接下来的内容。他抬手附上对方的后颈,将他的头压向自己。

很多年后Philippe和他的一个朋友谈起了他们的前任。
“他用了10分钟就把我甩了。那个混蛋连车都懒得下。”
Philippe侧头盯着自己的手,好像手中握着世界上他最不想放开的易碎品,担心稍一用力就会捏碎它,却依然死死的抓着。“这不挺好的吗,我们耗了11天。”


*诗是叶芝的《王后与傻子》(大概)最后一段

【狮心王AU】【伪历史】片段1

本来想在祭日的时候发文,可是考虑的自己的拖延症和懒癌晚期,于是决定从现在开始发片段,等到那时候大概也可以凑成文了…







真的会雷

Geoffrey安静的站在走廊中,多么平静的一天呀,Geoff看着走廊里的人想,真是太遗憾了。

“Geoff!我刚刚看见Richard和Philippe牵着手走出了食堂,我们必须要告诉爸爸!”John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脸兴奋的跟他广播今天的新闻。

Geoffrey皱了皱眉,Richard和Philippe?他怎么不知道,正重新审视自己和Philippe的友谊的Geoffrey机智的注意到一个叫Alice的姑娘在听到Jhon的广播后哭着跑出了走廊。

等等那不是Philippe的姐姐吗?

Geoffrey拍了拍正在高谈阔论自己的阴谋的John,今天真是太棒了。



在《金雀花王朝》上看到小狐狸的名字是Philip,可是我之前用的和百度上的都是是Philippe,难道我用的是法文拼法?由于懒得改所有就这样吧…